访谈实录

2018-03-22
World Without Friday 23:02:53
洗浴哥zaima
汐留ノ風 23:02:54
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
汐留ノ風 23:29:04
刚刚打麻将去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2:37
我就是先来打个招呼熟悉一哈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2:42
顺便确定一下时间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4:09
你大概什么时候有空呢
汐留ノ風 23:34:37
我时间的话 还算比较空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6:00
嗯..下周一,如何
汐留ノ風 23:37:09
应该没问题 现在还没有预定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8:13
那就下周一晚上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8:30
八点半前后?如何
汐留ノ風 23:38:42
北京东京时间 哪一个?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9:04
北京吧
汐留ノ風 23:39:15
OK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0:03
其实今晚要采访破壳的,但是接了个应酬冲了
汐留ノ風 23:40:35
草生 采访小偶像总会比较难(x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1:00
我已经准备好转发的时候用来复读的台词了【】
汐留ノ風 23:41:37
那应该就是「未来ちゃんかわいい」了(不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3:22
当然是【010zaima】
汐留ノ風 23:46:10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6:21
我不怎么接触微博的社交圈,看起来我的新企划还蛮有热度的样子?
汐留ノ風 23:46:49
古参们自我怀念一下吧
汐留ノ風 23:48:27
虽然其实我也不怎么熟悉社交圈之类的东西
汐留ノ風 23:49:30
对于我自己来说,微博能看得过来的也就是还能记得的关系好些的同僚,不过几十个人而已;还有很多P听过名字或者说过几句话,更多的则是我根本没见过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9:48
虽然我的本意不是提供一个自我怀念的平台
汐留ノ風 23:51:29
会关注老人怎么想的可能也就是老人了?这种感觉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2:22
其实新人也想关注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2:31
但是行动上他们实现不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2:36
这是个问题
汐留ノ風 23:53:06
我觉得关注同僚本身可能就是个伪命题
汐留ノ風 23:54:02
可能刻意塑造一种古参新参分开的感觉只会加深隔阂 塑造一种主观的等级区分也说不定
汐留ノ風 23:54:06
我说不太好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5:49
这已经是无法抗拒的传统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6:31
毕竟古参和新参在一些地方有着绝对的差距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6:43
特别是这种十年八年的企划
汐留ノ風 23:56:51
比如入坑时间的早晚?笑
汐留ノ風 23:57:04
更多的在于游戏体验的经验之类的吧
汐留ノ風 23:57:20
但说到经验又是很主观的东西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7:27
知识量储备,以及对企划本身的理解之类的
汐留ノ風 23:59:49
单纯的知识的话 只要尽力给一个还原过往的知识平台 总还是能补齐的 看个人努力程度和资讯搜索的难易度这两件事了
2018-03-23
汐留ノ風 0:00:26
对于我来说 理解完全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 或深或浅只要自己能纳得就好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02:00
这些硬实力的问题不是核心所在啊
World Without Friday 0:02:24
真正制造出隔阂的是 人造意识
World Without Friday 0:03:07
所谓的古参总是会通过经验总结制定出规矩,而且经验越多规矩越多
World Without Friday 0:03:24
我觉得这才是真正能打击新人的地方
汐留ノ風 0:03:25
比如说?
World Without Friday 0:06:49
p之间的交流方式非p一时间是很难适应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0:06:57
但是P也不会去考虑这些
汐留ノ風 0:06:58
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
World Without Friday 0:07:06
所以非P就会变得自生自灭
World Without Friday 0:07:20
比如音梦【呕】
汐留ノ風 0:07:24
……交流方式是什么 思考模式之类的吗
World Without Friday 0:09:16
简单来讲就是【常识】的界定吧,对于古参来说很多东西是【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么】
汐留ノ風 0:10:52
比如担当不等于推这种?
World Without Friday 0:11:33
比如很多人磨叽过的对于一些偶像的称呼之类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0:13:34
担当和推的区别有点过于古参了 ,消费者时代是DD的时代啊,所以这个一般没人会刻意去讲,当然这也要看古参的浓度
汐留ノ風 0:14:41
偶像的称呼 我一下想到的只有卯月-卵用这种梗 是指这一类被出警?
World Without Friday 0:15:34
大概是类似的事情
汐留ノ風 0:16:00
现在整个企划的大的角度来讲也在淡化「担当」的这种感觉 消费主义渲染下的移动游戏业界确实不能过于期待太强的粘着力
World Without Friday 0:16:14
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古参心里自有规矩方圆,可新参不知道呀
汐留ノ風 0:16:53
但那种偶像称呼的问题我觉得只是单纯的做人的基本知识问题 你会对一个你喜欢的人叫带贬义甚至侮辱性的称呼吗
汐留ノ風 0:18:27
如果是推或者担当这种游戏性专业知识比较强的 不知道也没什么
World Without Friday 0:18:37
就是因为这种事发生的次数过多我才拿出来讲一讲,告诫当然是要进行的,但是我目击到的情况是有的古参群体过于严厉了
汐留ノ風 0:18:49
也不是所有人都非要当制作人 单纯只是想做台下观众也OK嘛
汐留ノ風 0:20:11
这就是一个很麻烦的地方 少数人跳出来骑脸这叫老害 多数古参不愿发言是因为觉得这样不妥 但自己跳到老害脸上 那不是自己也做了和老害一样的事?
World Without Friday 0:21:27
时间积累经验,经验总结出规矩,规矩又圈出了模式,所以只要一个 圈子 形成,它就已经在排外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21:52
这些被排外的人又会组合到一起生成新的模式,重复排外
World Without Friday 0:22:21
所以小圈子里要么就一大片观众,要么就一大片制作人
汐留ノ風 0:22:44
我倒是不觉得我自己有混在什么圈子里 混这个字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汐留ノ風 0:23:16
你走在P势还是走在观众势也不过是个人选择
汐留ノ風 0:23:50
更何况偶像大师是周围没有人就厨不得的东西吗?自己一个人喜欢的也有很多啊
汐留ノ風 0:26:22
你看也没人给我产すばさよ粮 我也只好一个人自己萌(x
World Without Friday 0:27:12
我只是说明古参和新参相处之时隔阂到底产生在哪个地方而已
World Without Friday 0:27:19
也没有说圈子就是比较的之类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0:29:54
所谓的圈子能够解决的首要问题还是 认同感 ,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需要,那圈子不圈子的也就无所谓了
汐留ノ風 0:32:37
我觉得在同僚之间追求认同感本来就有点蠢
World Without Friday 0:33:05
怎么讲
汐留ノ風 0:33:13
无论你做什么 说为了企划也好 为了新人也好 都不过是自己想爽而已
汐留ノ風 0:33:28
你喜欢的是偶像 你知道你喜欢偶像 这就很OK了
汐留ノ風 0:33:43
干嘛还得别人来承认你就是喜欢这个偶像?
汐留ノ風 0:34:41
我去文物抢救企划搭把手 一是因为我想让过去还是新人时候的我过得爽一点 有更多入门的资料可看 有更多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可读
汐留ノ風 0:35:33
二是让现在的我过得爽一点 有一种你似乎在为了企划做什么的错觉 尽管对于企划本身你什么也做不到 GREEMAS该关还是要关
汐留ノ風 0:36:16
三是让未来的我过得爽一点 以后想回顾脑子有病(褒义)的故事的时候 想再去听驹形可爱的声音的时候 至少还有个地方能去
World Without Friday 0:36:41
不,我这里讲的认同感大概是指【切实的感受到还有和我一样兴趣的人】这样更基本的东西
汐留ノ風 0:36:46
说为了别人才做这些事情 别人真的买你的账吗?那不一定 但一定会爽到的只有自己
World Without Friday 0:36:55
并不是说针对企划内部的如何如何
World Without Friday 0:37:02
是这样的
汐留ノ風 0:37:15
那我觉得这种【切实的感受到还有和我一样兴趣的人】=【You are not alone】的感觉也不是必须的
汐留ノ風 0:37:37
有的人挺享受这种感觉 我觉得无所谓 我喜欢偶像是我自己的事 不因为周围的人做什么而变化
汐留ノ風 0:38:05
这是一种纯粹的双向关系 特别是另一边还是纸片人的时候 你会发现这种情感关系完全由你自己所主导
汐留ノ風 0:38:44
这种时候我还特地去在乎有没有人和我同样喜欢一个东西 嗯 那是精力很旺盛
World Without Friday 0:39:17
所以我说如果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就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39:22
因为我也是这样的
汐留ノ風 0:39:25
当然你说这种感觉的存在 还是很可以理解的 特别是自己一个人发厨的时候想和别人分享这种美好的瞬间
汐留ノ風 0:40:40
那解决这种所谓的隔阂的基础 也不过是不要依赖这种同僚之间的相互认同来维系自己对偶像的爱
汐留ノ風 0:41:02
无论是古参还是新参 我想这都是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
汐留ノ風 0:41:34
有更多的了解企划的渠道 自然也可以增强这种“知识上的”自信
World Without Friday 0:46:49
但是很多人其实连这个答案都找不到
World Without Friday 0:47:30
你我用三十分钟对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也许给一个人一两个月也想不出来,这就又回到 理解上的差距 了
汐留ノ風 0:48:04
其实一般来说是个兜兜转转的过程
World Without Friday 0:48:49
其实俗点说啊,就是一些人喜欢摆出前辈的高姿态
汐留ノ風 0:49:00
一开始只是我喜欢这个偶像 稍微见同僚多了点或者B站弹幕看多了点之后开始呃…… 再稍微深入一点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触到偶像大师企划本质的东西 熟悉了之后又回到了我喜欢这个偶像的状态
汐留ノ風 0:49:28
“摆出前辈的高姿态”也不是P里面独有的现象就是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52:10
确实有些人喜欢把时间啊经验啊投入啊这些要素摆出来当做高人一等的资本
World Without Friday 0:52:25
微博上你应该也目击过一些
汐留ノ風 1:00:41
老害是谁都见过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1:01:55
其实你说到一半的时候我有点想砍掉我的新企划
World Without Friday 1:02:14
不过想了想本来我就是出于很自私的目的,所以就放弃了放弃的想法
汐留ノ風 1:03:03
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爽嘛 这很OK 不要自己爽的时候让别人不爽 或者拿自己爽的标准自己立规矩让别人也得像这样一起爽就好
汐留ノ風 1:03:14
(嘛 运营的规矩是另一码事
World Without Friday 1:06:22
你也是个很有特色的有趣的人呐
汐留ノ風 1:07:12
那看来这个赞扬等级还挺高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1:07:22
你跟rb还有竹,都是各有各的特质部分
汐留ノ風 1:09:12
在消费主义的浪潮里找到自己舒服的姿势 安静的享受文化产品的刺激 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人而已
汐留ノ風 1:11:21
把自己的姿态尽量放低 找好自己终端消费者的定位 才能避免不小心摔个大跟头 ← 想法太灰暗了好孩子不要学
World Without Friday 1:14:07
我还是蛮擅长处理这类问题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1:14:22
毕竟我有个马上要考大学的女儿
汐留ノ風 1:14:40
惊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1:17:24
不过时间和经验都不是隔阂,前面也说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1:17:32
所以就不要在意这些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1:18:16
要是今晚的对谈让你觉得我这个人不过尔尔,我也会很困扰
汐留ノ風 1:20:53
毕竟接触问题的人很多 想问题的人就不多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1:24:20
那么今晚就这样,剩下的话留到访谈的时候再讲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1:24:57
我要去享受美妙的午后时光了
汐留ノ風 1:25:18
那我也精致睡眠惹

2018-03-26
World Without Friday 22:03:11
洗浴哥zaima
汐留ノ風 22:04:04
zai
World Without Friday 22:05:28
那么我们开始吧
World Without Friday 22:07:43
今天少问点讨论性的东西,多来点直问直答
World Without Friday 22:09:43
那么首先是一个终极马后炮问题,有没有预想到过greemas会以这样突然宣布停服的方式结束
汐留ノ風 22:10:44
我的终极马后炮答案是:我甚至觉得突然宣布停服的时机太晚了
汐留ノ風 22:11:32
4th live 第三天结束,我走下武道馆大门台阶的时候,就有种感觉 Greemas 可能会结束掉,但那种感觉说实话很不确定
汐留ノ風 22:12:24
等到停服宣告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虽然我知道你有一堆所谓大人的原因,但你就不能早点说嘛.jpg”
World Without Friday 22:13:33
那么你的这种预想,主要来源于什么呢
汐留ノ風 22:14:10
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武道馆第三天的发言吧
汐留ノ風 22:14:49
本身 Greemas 的主线设定就是大家向武道馆迈进的过程,四年时间也确实是一种激昂前进的步调
汐留ノ風 22:15:20
那么最后抵达了大家理想中的终点武道馆,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画上圆满结局之后的故事要如何发展?
汐留ノ風 22:16:17
那么到了唱完「君との明日を願うから」,pyon 出来说以前百万发行的所有歌曲都已经演唱过了的时候
汐留ノ風 22:16:33
那么很显然,「第二幕」开始的时候就到了
汐留ノ風 22:17:21
只不过那之后半年时间里运营一直暧昧行事,Greemas 和土豆双线并行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大家才会觉得心里不安稳吧
World Without Friday 22:18:32
那么你在确实得知要停服的时候,有没有一些,比较冲动的感受
汐留ノ風 22:18:47
啊?你没看我微博吗(笑
汐留ノ風 22:19:23
我那天下午在万代南梦宫未来研究所门口举了十分钟抗议标语
World Without Friday 22:21:36
我当然看了,但是这个访谈是给更多人看的
汐留ノ風 22:21:47
然后就走了,之后几天收拾收拾然后就开始准备文物保护
汐留ノ風 22:22:19
嘛当时那个时点有点恰好就是了,IDOL STAR FESTIVAL 04 和 ロコ展 刚刚结束第二天
汐留ノ風 22:23:15
所以相对来说感官上的冲击会稍微大一些,加上那天我睡得迷迷糊糊的,中午才起,拿起手机一看,嗯?
汐留ノ風 22:24:04
不过话说回来了,那天也不过就像喝了一场酒,第二天酒醒之后也就豁然开朗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2:24:56
很理智呢,比起之前几位采访对象【】
汐留ノ風 22:25:34
因为我现在住的公寓推开窗户,下面是一片墓地,再往前就是万代南梦宫未来研究所大楼,心境上来说比较习惯(嗯?
World Without Friday 22:27:10
那么来到真正停服的当天,你有没有什么额外的感受
汐留ノ風 22:28:49
我引一句刘慈欣《超新星纪元》的台词类比一下
汐留ノ風 22:28:56
“公元钟熄灭之前,孩子世界的铁轨是放在大人世界坚实的大地上,孩子们可以平稳地走在上面;公元钟熄灭之后,这根铁轨悬空了,下面的大地消失了,只有无底深渊。”
汐留ノ風 22:29:43
《超新星纪元》讲的是因为某一宇宙现象,全世界的成年人会在数个月内死亡,由人类的孩子接管世界的故事
汐留ノ風 22:30:16
这句台词出现在成年人刚刚完全死亡的那一刻的时候,我觉得拿来类比停服那天还挺合适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22:32:51
你的意思是greemas之外的ML世界其实还,不够成熟?
汐留ノ風 22:35:37
就我个人的意见来看,应当具备的一种意识是土豆的世界观已经完全是「第二章」的独立的个体,两者应该尽其所能被独立看待了——即使我们能在其中发现许多从 Greemas 一脉相承的元素,但 Greemas 本身并没有直接被土豆「全盘继承」
汐留ノ風 22:39:53
那么这么来看,Greemas 世界中的许多元素,不论是故事还是人物性格,还是P所经历的数年的时光,都是土豆没有或者没办法继承的
汐留ノ風 22:41:09
其实当武道馆结束的时候,或者当歌织和紬宣布加入土豆的时候,大家的这种担心就开始了——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理解「第二幕」对于 MillionLive 发展而言的颠覆性意义
汐留ノ風 22:41:58
那么到了宣布停服的时候,大家才开始全面的理解,Greemas 的世界——类比刘慈欣小说里的大人世界——即将彻底消失了,以后就只有土豆的世界——类比小说里的孩子世界——会继续前进
汐留ノ風 22:42:30
因为 Greemas 的世界的终点在武道馆,而我们在剧情上来说已经跨越了这条终点线了!
汐留ノ風 22:43:00
当然这里类比的大人世界和孩子世界,并不代表 Greemas 和土豆之间也是这种大人和孩子的关系
汐留ノ風 22:43:43
只不过如果你读过《超新星纪元》,你就会突然意识到,不同世界的玩法其实可以完全不一样,这值得每一个从 Greemas 过来的P自己思考
World Without Friday 22:48:37
你是说其实不管新老玩家,要面对的都是全新的ml和全新的52人,这样一个 孩子的世界
汐留ノ風 22:49:16
对的,如何在「第二幕」里找到自己的快乐,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
汐留ノ風 22:49:57
有的人选择趁这个时点默默离开,有的人选择沉湎 Greemas 而拒绝「第二幕」,也只不过都是出于个人愿望的选择
汐留ノ風 22:50:44
当然也会有人想要把 Greemas 和土豆的世界继续连接起来,营造一种「连续性」,这也是一种挺积极的思考方式
World Without Friday 22:53:28
我们同样类比《超新星纪元》,孩子们在找到新世界的快乐之后,反而会进行比大人更残酷的战争,这样一个从美好到残酷的过程,你认为是否也会发生在TD为主导的ML架构里发生
World Without Friday 22:53:49
多打了字
汐留ノ風 22:55:46
《超新星纪元》中武装奥运会的召开,本质上其实还是大人世界的既有思想在领导着世界孩子领袖们——他们要南极洲的土地,以确保本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发展优势
汐留ノ風 22:56:27
这种大人世界和孩子世界思想环境的冲突——Greemas 世界观和土豆游戏架构带来的不同环境的冲突——并不是没有
汐留ノ風 22:57:03
然而玩游戏厨偶像要怎么确保政治经济优势发动战争?
汐留ノ風 22:57:39
换句话说,你消费的文化产品不是你的同僚,而是你的偶像
22:58:53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汐留ノ風 22:59:01
我也想不到这种类比能如何在土豆当中架构出一种所谓的「残酷」来
汐留ノ風 22:59:21
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是想上面所说的,某个个体能否接受「第二幕」这件事而已
World Without Friday 23:02:56
我指的当然不是直接性的【残酷】,而是说在这种大人的【既有思想】和孩子的【不知分寸】结合起来的情况下,会不会有同样不同以往,在大人世界看来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汐留ノ風 23:03:16
首先这里类比的大人世界和孩子世界,并不代表 Greemas 和土豆之间也是这种大人和孩子的关系
汐留ノ風 23:03:28
Greemas 对土豆的未来发展其实没有什么强制性的制约力
汐留ノ風 23:03:59
那么游戏以后怎么做,这个只能看万南这帮人接下来想要怎么发挥了
汐留ノ風 23:04:17
如果说到P圈,那似乎就又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04:47
我并不是说单纯的框在游戏世界内,而是像你说的 武道馆就是剧情的ending,这样一种连带到现实世界的意味
汐留ノ風 23:05:59
那我觉得小说世界的那种类比不能这样直接套在上面,因为究其本源,Greemas 和土豆的运营核心并没有发生大人世界和孩子世界那样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World Without Friday 23:09:16
那么这个【运营核心】,你个人的理解来说是什么
汐留ノ風 23:11:07
变态下面那一队人,和变态上面那一批金主
汐留ノ風 23:11:51
游戏还是 BNEI 在做,也有消息表示 Greemas 团队的许多成员直接转进了土豆制作团队
World Without Friday 23:13:41
这就又是大人的世界了w
汐留ノ風 23:14:02
对吧,从这个层面上来说,那种区分又不存在了
汐留ノ風 23:14:38
但回到一开始引述《超新星纪元》的那个地方:Greemas 世界“消失了”的实感一般不是在那个瞬间就能传达到大家心里的
汐留ノ風 23:15:13
或许几个月之后,我想再次把黑镜社长扔进海里的时候,却发现我已经找不到那个选择肢的时候
汐留ノ風 23:15:22
那可能会是我心里变得空落落的时间点吧
World Without Friday 23:16:18
你这种感受的描述其实很接近于,对于一个关系比较近的人,不在了之后的感受
汐留ノ風 23:17:06
*错字:黑井
汐留ノ風 23:17:10
嘛,其实就是这样的
汐留ノ風 23:17:44
所以我才会说“世界悬空了”,又有另一层这样的意思在里面
汐留ノ風 23:20:56
这应该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那我也只能试着让自己继续一步步前进
汐留ノ風 23:21:02
就像纱代子经常说的那样
World Without Friday 23:22:40
我也有注意到其实你比起集中在 人 身上,更多的是集中于作品本身,同时你也能够对作品产生这样一种,类似于对人的感情,这是否就是你说的适合自己的消费者姿势和你能够解决【i m not alone】这个问题的原因
汐留ノ風 23:23:45
比起说集中在作品本身,倒不如说是集中在纱代子身上了(笑
汐留ノ風 23:24:25
所谓的消费者姿势也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就喜欢做 dalao 或者宅圈公主,如果他们能享受其中而又不破坏其他人的生活的话,不也挺好吗.jpg
World Without Friday 23:25:13
所以我问的是 是否是适合你的
汐留ノ風 23:25:18
那么你是不是把「Am I alone?」当成问题,其实也是因人而异的
汐留ノ風 23:25:30
我很难讲现在的状态就是100%契合我需求的
汐留ノ風 23:25:39
因为不是所有时候你都能想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
汐留ノ風 23:25:51
但至少我现在还算过的舒服,那就很OK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28:47
当然我觉得i m not alone这个问题固有存在,只是像你说的是否把他当成一个问题的差别
汐留ノ風 23:29:35
「第二幕」的存在和差别也固有存在,很多人把这件事当成问题,也有很多人不看成问题,是一个道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1:19
接上一个问题,同样也是因为较少集中在真正的 人 身上,你不用受到 人 的影响,所以相比之下有更多的时间去 思考,你觉得是不是这样
汐留ノ風 23:32:26
我怎么可能不会受到「人」的影响(笑
汐留ノ風 23:33:02
我也没觉得自己有进行过很深入的思考,当意识到了前提条件之后,得出一定的结论就像是水到渠成的事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3:53
量多量少的差别,可能我表述的不清楚
汐留ノ風 23:34:14
我觉得更多的时间是在对着纱代子发厨233333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4:44
那么你认为,当然我们不能说对与错,无法接受【第二幕】存在的这些玩家,他们的和其他人的差别在哪里
汐留ノ風 23:35:58
可能是思维方式的差别吧,要说具体哪种差别?唔我想可能还是当事人自己比较能说得清楚
World Without Friday 23:37:14
这个问题上一期的人已经讲清楚了【】
汐留ノ風 23:38:13
所以我觉得我来回答这种问题不太合适,毕竟当事人讲的一定比我清楚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0:23
下一个问题,你之前也提到武道馆就是剧情的ending,很多最开始对TD有所不满的玩家,他们会去抓住一些比较小方面去放大一些【为什么】的问题,同样在第二次武道馆公布的时候,也有不少人问【为什么】,你是否也倾向于把这些【小动作】做出【有意义】的解释
汐留ノ風 23:41:44
我觉得大家下意识的去解读运营的任何一种行为都是有意义的
汐留ノ風 23:42:25
因为 Greemas 作为一个游戏,他能给出的剧情量虽然庞大,但却是十分碎片化的,潜藏在游戏的各个角落等待发觉
汐留ノ風 23:42:28
*发掘
汐留ノ風 23:42:52
因此本身 GreemasP 会带有的一种性格就是自己去挖矿,然后组合成自己想要的有趣的东西
汐留ノ風 23:43:29
这种性格被带出来从运营的行动中挖矿,试图分析运营的目的并给出解释,其实也是应当被理解的一种状态
汐留ノ風 23:43:40
我也不是没做过这种事(笑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4:28
我觉得类似的问题再进行下去我的访谈就要失去快餐文化的便捷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4:38
所以还是来几个直白点的问题
World Without Friday 23:45:29
TD刚上线的时候,你是怎么看待这样一款产品的
汐留ノ風 23:49:09
土豆刚上线的时候还是个孩子,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汐留ノ風 23:49:26
还带着很多未经历练的痕迹,游戏体验也不是那么令人感到舒适
汐留ノ風 23:49:55
但大家都明白土豆意味着什么新的东西,就算不是所有人都对「第二幕」有着充分的认识
World Without Friday 23:54:33
你觉得TD砍掉了市场功能,有什么影响
汐留ノ風 23:57:17
我觉得不应该说「土豆砍掉了市场」,应该说「游戏内卡牌交易再也不是卡牌收集游戏的必备要素了」,同时也为进一步提高营收铺了路
World Without Friday 0:00:03
有些人也把greemas称作所谓的ML社交版,那么你觉得greemas和td这种社交性能上的实际差距,是否也是所谓的 新世界的玩法
汐留ノ風 0:00:05
以及不用绑定日本手机号也可以享受完整的游戏体验了,降低了海外P的消费难度
汐留ノ風 0:01:12
从艦これ开始,大家就知道游戏社交不一定非要依赖游戏内的社交系统了,大家更喜欢游戏外综合性的社交平台来实现游戏内容的传播(这样也确实有助于吸引新玩家)
汐留ノ風 0:01:45
与其说这是 Greemas 和土豆的区别,不如拿到整个移动游戏的大环境下一起看
World Without Friday 0:03:10
也就是从 在greemas里讨论greemas 向 在Twitter上讨论TD 转变?
汐留ノ風 0:04:26
我的意思是,Greemas 和土豆的一部分游戏玩法上的变化,不一定就是导致所谓「新世界的玩法」的主要因素,而可能只是游戏业界都在经历的一些很普通的变化
World Without Friday 0:05:27
只是一个大环境趋势下反映到实际产品中的问题?
汐留ノ風 0:06:13
是的,毕竟很多 Greemas 到土豆的变化都不是百万独有的
World Without Friday 0:12:27
其实现在已经两个小时打满了,如果你介意时间占用或者觉得访谈不是那么愉悦的话我可以三问结束,如果你觉得还能继续我想再问几个比较爆米花的问题
汐留ノ風 0:12:56
唔 我明早要早起考试 如果可以的话我比较希望能半小时之内收尾(x
汐留ノ風 0:13:11
不过问题种类不要紧
World Without Friday 0:14:45
那么就只问一个额外的问题好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15:28
对于从greemas到td这种转变,你对自己的担当有什么感受上的变化
汐留ノ風 0:16:47
我自己还是很自我中心的那种人,所以比起「Greemas 的纱代子」和「土豆的纱代子」,可能我更重视的是「我心里的那个纱代子」
汐留ノ風 0:17:08
很多从事同人创作的人都会这样,为自己的担当偶像赋予全新的解读
汐留ノ風 0:17:42
更多的 Greemas 玩家也会这样,利用游戏中各种碎片化的素材,组合成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图景
汐留ノ風 0:18:41
要说从 Greemas 到土豆的转变,那我的感觉可能是「更接近纱代子最早、最原始的样子了」
汐留ノ風 0:20:11
因为当初百万最早设定角色的时候,原本就是在石原要求打造另一个正统派偶像的时候,因为有了春香而转变思路,最后按「像松冈修造一样(原文如此)」设计了纱代子这个角色
汐留ノ風 0:20:24
所以现在土豆一门心思强调热血也只不过是回到原点而已
World Without Friday 0:20:32
导师
汐留ノ風 0:21:08
我很期待纱代子实装 Solo 时的主线剧情,因为两首歌都不是强调热血的一面,发展应该会有趣w
World Without Friday 0:21:09
那么接下来标准三问结尾
World Without Friday 0:21:30
1.你从greemas的体验里总结出的对于P的理解
汐留ノ風 0:23:18
四个字来回答是「三者三様」,就像偶像的性格一样丰富的一群人——从消费主义的视角来看是有点特别的消费者,从偶像大师系列贯彻的设定来看是培育偶像的人,对于我自己来说只要大家认为自己是P那就是了,我自己认为我是P,那我就是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24:07
2.简单总结一下greemas独有的魅力
汐留ノ風 0:25:04
是一座令人垂涎欲滴的矿山,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心中有趣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下聚集起具备发掘能力和意愿的同僚们还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World Without Friday 0:26:49
3.对于以后无法了解到greemas这段历史全貌的新玩家们,你有什么想说的
汐留ノ風 0:28:27
我到现在也不认为我了解了 Greemas 的全貌,因为这座矿山实在是太大了(笑
汐留ノ風 0:28:49
有空的话可以来逛一逛资料仓或者以后文物保护计划的遗址,如果能觉得有趣就好了!
World Without Friday 0:30:33
那么,虽然今天的访谈可能有些无聊,不过我还是要说希望你不会感到无聊
World Without Friday 0:30:53
就这样,期待与你的下次对话
汐留ノ風 0:30:57
这倒不会,见到了很多有趣的问题